本網特稿

當前位置:主頁 > 本網特稿 >

立足中國實際70年民事立法走過西方數百年道路

時間:  2019-08-14 09:36
制圖/李曉軍
  
□ 本報記者 蒲曉磊
 
  
孟德斯鳩說過,在民法慈母般的眼睛里,每一個個人就是整個的國家。
  
用一部進步的、完善的、科學的,充分體現民主、法治、人權精神的民法典,作為全民族的教科書,這是幾代民法學人的夢想。
  
“我記得佟柔老師在病重時,反復念叨民法典的制定,可惜在他有生之年未能見到民法典的問世,推動民法典編纂的重任,落到了我們這一代人的身上。”中國人民大學常務副校長王利明說。
  
2017年,民法總則制定完成。到現在,民法典各分編草案已經過了兩次審議。民法典編纂的勝利曙光,已經可以看見。此時,距離第一次啟動民法典制定工作,已經過去了60多年。
 
“在幾十年的時間里,我國民事立法走過了西方數百年的道路,不僅構建了市場經濟的法律體系,而且構建了民事權利的基本體系,為制定民法典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如今,我國已經建設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人民群眾的物質文化生活水平得到了極大提高,民事立法的作用功不可沒。”王利明說。
  
王利明近日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講述了70年來我國民法的發展歷程和輝煌成就。
  
記者:民法通則作為我國第一部調整民事關系的基本法律,對于民事立法和我國的社會發展而言,有著怎樣的特殊意義?
  
王利明:1986年4月12日正式通過的民法通則(編者注:1986年4月12日由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通過,1987年1月1日起施行),是我國第一部調整民事關系的基本法律,也是我國民法立法發展史上的一個新的里程碑。
  
民法通則的制定,有著很重要的時代背景和目的——為改革開放提供堅實的法律保障。民法通則雖然不是一部民法典,而只是關于民事活動基本規則的規定,但這部法律的頒布實施,為改革開放與經濟發展提供了民事法律的基本框架,確定了民法的基本內容、原則以及基本制度。
  
民法通則第一次以基本法律的形式明確規定了公民和法人的民事主體地位,并采取列舉的方法,全面規定了公民和法人所享有的財產所有權和與財產所有權有關的財產權、債權、知識產權和人身權,全面宣示公民、法人所享有的民事權利,這在中外民事立法史上是少見的。尤其是民法通則以基本法的形式宣示了對公民人身權利的保護,第一次在法律上確認公民依法享有的各項人格權,突出了對人的尊重,體現了以人為本的理念,也充分體現了現代民法所貫徹的人文主義精神。該法第一次在法律上規定了系統、完整的民事責任制度,為民事權利的保護確立了基本規則。
  
民法通則的誕生標志著我國民法立法進入了完善化、系統化階段,為民法典的問世奠定了基礎、開辟了道路。
  
記者:民法通則制定后的31年,民法總則制定完成,意味著民法典編纂走出了第一步。在您看來,這部法律與民法通則有著怎樣的淵源?又有著怎樣的意義?
  
王利明:2017年3月15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了民法總則,實質性地推進了我國民法典的編纂進程。
  
民法總則采取“提取公因式”的方式,確立了民商事活動所共同遵循的基本規則,完善了民事主體、民事權利、民事法律行為、代理、民事責任、時效等制度,極大地推進了我國民事立法體系化進程。
  
民法總則確立了普遍適用于各個民事立法的基本制度和規則,消除了各個民事立法相互之間的沖突和矛盾,這就使民事立法體系更加和諧一致。民法總則繼續采納民法通則的經驗,專設“民事權利”一章,集中確認和宣示自然人、法人、非法人組織所享有的各項民事權利,充分彰顯了民法對私權保障的功能,強化了私權保護機制,使其真正成為了“民事權利的宣言書”。民法總則完善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法律規則,確認了自愿原則,弘揚了私法自治理念,充分保障了民事主體的行為自由,有力地維護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法律環境和法治秩序。并從維護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出發,廣泛確認了民事主體所享有的各項權益,規定了胎兒利益保護規則、民事行為能力制度、老年監護制度、英烈人格利益保護等,實現了對人“從搖籃到墳墓”各個階段的保護,每個人都將在民法慈母般愛撫的眼光下走完自己的人生旅程。
  
記者:除了民法通則和民法總則,在民事立法中,我國還有哪些法律可以稱得上是有著標志性意義的立法?
  
王利明:在我看來,要從中找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幾部法律,婚姻法、合同法、物權法、侵權責任法應當位列其中。
  
新中國的第一部法律就是婚姻法(編者注:1950年4月30日公布,同年5月1日施行),改革開放后,我國很快就頒行了新中國第二部婚姻法(編者注:1980年9月10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并在2001年進行過重要的修訂;橐龇ǖ闹贫,維護了家庭的價值和社會功能,意義重大。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化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我國陸續制定了一系列規范市場活動的民事基本法。其中,1999年的合同法(編者注:1999年3月15日第九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通過,同年10月1日起施行),可以稱得上是一部具有標志性的民事立法。
  
合同法將經濟合同法、涉外經濟合同法和技術合同法統一,結束了我國合同立法三足鼎立所形成的相互重復、不協調、凌亂的局面,實現了合同法律尤其是合同法總則的統一化和體系化,這在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法律體系方面邁出了重要一步!    
 
2007年頒行的物權法(編者注:2007年3月16日第十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通過,同年10月1日起施行)是我國民事立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大事,其制定歷時13年,經過8次審議,創下了法律草案審議之最。
  
物權法全面規定了所有權、用益物權、擔保物權制度,并對國家所有權、集體所有權和私人財產所有權設置了比較完備和明確的法律規范,構建了產權制度的基本框架,從而有力地維護了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物權法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基本法律制度,通過確認各類物權,為市場交易確立了法律前提,為市場的正常運行奠定了法律基礎。物權法確定了平等保護原則,對于各類財產所有權進行一體對待、平等保護,以維護市場主體的平等地位和基本財產權利。物權法以民事基本法的形式對各類物權予以確認,并規定了各類物權的取得方法,確立了各類物權的確認、發生爭議的保護制度,完善了財產保護制度,從而極大地鼓勵了億萬群眾愛護財產、創造財富,促進社會財富的增長。物權法通過確立善意取得、公示原則、登記制度等一系列制度和規則,有力地維護了交易秩序和交易安全。物權法規定了征收、征用的基本條件和程序,以及補償的基本原則,通過確立建筑物區分所有權制度,確認住宅建設用地使用權自動續期規則,保護每個老百姓的財產所有權,為構建和諧社會奠定了重要基礎。
  
2009年頒布侵權責任法(編者注: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于2009年12月26日通過,自2010年7月1日起施行)也是我國民事立法史上具有標志性的事件,侵權責任法是一部系統、全面保護人格權、物權、知識產權等民事權益的法律,侵權責任法作為私權保障法,通過對受到侵害的民事權益提供救濟的方法來保障私權,通過保障私權來奠定法治的基礎。
  
侵權責任法的頒布標志著我國侵權法與傳統債法的成功分離,且構建了具有中國特色、符合時代特征的侵權責任法內在體系。侵權責任法通過構建科學合理的多元歸責原則體系,既對私權利形成了更加周密的保護,又為侵權責任法未來的發展留下了足夠的空間。侵權責任法通過構建多元化的責任形式,為私權利提供全方位的、充分的救濟。侵權責任法針對現代社會普遍存在的產品責任、環境污染、高度危險責任等作出了全面、系統的規定。同時,還對人民群眾非常關注的侵權責任如對醫療損害責任、缺陷產品召回、醫療器械缺陷等作出了明確規定。這些都表明侵權責任法適應了我國社會在新的歷史時期的特殊需求,為民法典的頒行奠定了基礎。
  
記者:回望我國民法的發展歷程,這其中有哪些經驗需要我們繼承和發揚?
  
王利明:總結我國民法發展的進程,有一條彌足珍貴的經驗,那就是我國民事立法的發展始終堅持主體意識,立足了中國的實際,回應我國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建設的需求,解決我國的現實問題。
  
我國民事立法通過對域外先進法治經驗的借鑒,保持了我國民事立法的時代性。例如,許多外國學者認為,我國合同法從全球范圍來看,也是一部先進的立法,這與合同法大量借鑒國外先進的合同立法經驗是密不可分的。但是,我們的借鑒并非僅僅借鑒某一個國家,而是全方位地吸收和借鑒國外的先進經驗。
  
我國民事立法在借鑒域外先進經驗的同時,也注重吸收我國傳統法制經驗,通過本土化實現我們法律文化的傳承,使我們的法治真正植根于我們的土壤,解決法治建設“接地氣”的問題。法治的經驗已經表明,法治的發展不能脫離本國的法制經驗的累積,不能脫離本國的基本國情。本土的法律常常最能夠被本國人民所接受,也最容易實現其所欲實現的法律效果。一些具有本土化的法律制度也可能逐漸成為世界性的或具有世界影響的法律制度。所以,必須把借鑒和繼承本土文化結合起來,尤其是在本土性較強的領域,如對婚姻、家庭、繼承、收養等關系,我國立法更多地注重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和倫理道德。
  
可以說,我國民法立法在構建較為齊備的民事制度和民事權利體系的同時,從中國實際出發,在廣泛借鑒國外先進經驗的基礎上,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民事法律制度。
 
  
1977年,王利明考入湖北財經學院法律系。在回憶起那個時候的民法學研究環境時,王利明用了四個字來概括—— 一片荒蕪。
  
在王利明上大學的時候,根本沒有民法教材,只是靠一本油印本的《民事政策》,學習了婚姻損害賠償等相關政策的規定。直到大學畢業前,王利明在準備研究生考試的時候,從一位教國際私法的張仲伯老師手里,借到了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佟柔主持編著的《民法原理》一書。
  
這本大約十萬字的小薄本,改變了王利明的人生。后來,王利明順利地考上了中國人民大學的研究生,成為佟柔的學生。再后來,王利明還考上了佟柔的博士,成為新中國第一位民法學博士。
  
佟柔是民法通則的主要起草人,在起草這部法律時,經常會和王利明等學生一起討論。也正是這次經歷,帶領王利明走上了民事立法的道路。在此后的幾十年時間里,王利明先后參與了經濟合同法、合同法、物權法、侵權責任法等重要法律的起草和修訂工作,并主持完成了《中國民法典(學者建議稿)》的條文和立法理由書,F正在參與民法典的制定工作。
  
幾十年過去,彈指一揮間,民法學從一片荒蕪的園地變成了枝葉繁茂的花園,這樣的變化,離不開一代又一代民法人的辛勤耕耘。在這些辛勤耕耘的民法人身影中,王利明算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的學術歷程,就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民商事立法進程的縮影。”有人這樣評價王利明。
  
治學不為媚時語,獨尋真知啟后人——王利明一直將清代學人戴震的這句話作為自己治學的座右銘。
  
記者點評
 
□ 蒲曉磊
 
王利明盡管很忙,但只要是聊到跟民法有關的話題,他都愿意抽出時間來跟記者聊。王利明說,佟柔老師嚴謹勤奮治學的態度,一直影響著自己,直到今天。
  
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法學體系,要靠幾代民法人“一棒接一棒”的努力。從佟柔手中“接棒”的王利明,深知自己的使命。
  
在王利明看來,在新時代,民法學人至少應當承擔起兩項重要使命:推進民法典的制定,聚萬眾智慧,成偉大法典;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法學理論體系,并將之發揚光大。
 
說這段話時,記者可以感受到,他眼中的光芒和胸中的豪情。
 
 
 
來源: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賀娜娜
360彩票老11选5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