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綜治要聞

當前位置:主頁 > 政法綜治要聞 >

甘肅高院發布黃河流域(甘肅段)生態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

時間:  2020-01-09 13:45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趙志鋒
 
1月8日,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結合近年來全省法院黃河流域(甘肅段)生態環境司法保護工作開展情況,發布了十起黃河流域(甘肅段)生態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此次發布的十起案例,既有刑事案件、民事案件和行政案件,也有公益訴訟案件;涉及黃河上游重要水源涵養地甘南高原、祁連山東麓以及隴東、隴中黃土高原等黃河流經地區的生態保護和城鄉人居環境的保護;除涉及黃河甘肅段主干流域的生態司法保護之外,還涉及黃河最大支流渭河、黃河上游最大支流洮河以及黃河支流之一涇河流域的生態司法保護。
 
子午嶺腹地盜伐盜挖柏樹
 
2016年5月份至2017年9月23日,被告人張某君、劉某龍等15人在位于子午嶺腹地的連家砭林區內盜伐柏樹、盜挖柏樹根牟利。其中被告人劉某龍、王某喜先后盜伐66棵柏樹,合立木材積為9.7709立方米;被告人張某君等8人先后盜挖柏樹根40次,價值共計116.36萬元;被告人袁某平幫助轉移他人盜竊的柏樹根11次,價值共計32.04萬元;被告人丁某保、齊某云先后購買他人盜挖的柏樹根7次,價值共計20.04萬元。被告人張某雯、楊某榮還非法制造、非法持有槍支,獵殺野生動物。
 
經甘肅省子午嶺林區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劉某龍等15人的行為先后構成盜伐林木罪、盜竊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非法持有槍支罪、非法制造槍支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到八年及緩刑一年到三年六個月不等,并處罰金2000元到30000元不等。
 
本案系一起嚴重破壞生物資源的刑事案件。子午嶺被譽為黃土高原上的天然物種“基因庫”,對于穩定黃河水質和水量具有重要意義。盜伐林木是破壞林區生態資源的重要犯罪行為,本案的公開審理增強了公眾對林區生態環境重要性的認識,開拓了黃河流域環境治理的新方式,對以后處理類似案件具有較好的借鑒意義
 
洮河自然保護區非法開墾林地
 
2017年10月底,被告人楊某某未辦理征占用林地許可證,擅自在洮河林業局大峪林場桑布溝管護區165林班12小班內非法開墾林地,種植藥材當歸,致林地遭到嚴重破壞。案發后,經洮河林業局林業勘察設計隊鑒定,楊某某非法占用林地面積共計14.4畝,林地權屬國有,地類為灌木林地,林種為特種用途林,現場地類已發生變化,原有植被被破壞。
 
甘肅省洮河林區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楊某某的行為構成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2800元;由被告人楊某某在判決生效后三年內,按照洮河林業局林業勘察設計隊生態修復作業設計要求完成補植復綠,且保證成活。
 
本案系涉林刑事案件。洮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黃河上游重要的水源涵養地,杜絕非法占用林地,保護林地資源意義重大。甘肅省洮河林區法院的審判為涉林刑事案件補植復綠的司法實踐提供了參考依據,并充分體現了堅持打擊涉環境犯罪與修復生態環境并舉,大力推進修復性生態環境司法的現代環境司法理念。
 
中鋁蘭州公司環境污染引發公益訴訟
 
中國鋁業股份有限公司蘭州分公司(以下簡稱中鋁蘭州公司)于2015年至2018年之間,長期違反大氣污染防治法以及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超標排放工業氣體及顆粒物,在未采取防塵措施的情況下破碎作業,導致粉塵污染,被數次予以行政處罰。特別是該公司對固體危險廢物大修渣(廢陰極炭塊)處置不徹底,將其與建筑垃圾、生活垃圾1500余噸違法混合填埋在黃河流經地區,該事件經媒體報道,引起極大的社會反響。北京市豐臺區源頭愛好者環境研究所(以下簡稱環境研究所)作為公益訴訟起訴人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要求該公司立即停止侵害、恢復原狀、公開賠禮道歉并賠償環境功能損失等。
 
甘肅省礦區人民法院依法組成包括4名人民陪審員在內的7人合議庭,經審理并組織調解,訴訟雙方達成調解協議:中鋁蘭州公司已經按照生態環境部及地方環保部門要求,及環境研究所的訴訟請求完成廢渣處置及大氣排放的清理和整改工作,案涉場地不再具有環境風險;中鋁蘭州公司已按第三方鑒定機構出具的評估報告,完成生態環境治理修復工作并承擔相關費用。該調解協議經依法公告30日,未收到不同意見或建議,甘肅礦區人民法院依據該調解協議制作調解書并送達。該調解書現已發生法律效力。至此,這起社會關注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得以妥善解決。
 
本案系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甘肅礦區人民法院作為甘肅省環境資源案件集中管轄專門法院,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充分維護社會公共利益,遵循自愿合法原則,充分協調各方當事人,以中鋁蘭州公司自愿接受公益訴訟起訴人訴訟請求并積極履行環境修復義務的方式調解結案,實現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該案以調解方式結案,在完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方面具有典型性意義,為人民法院辦理此類案件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此次發布的典型案例還有: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訴寧夏隆德縣人民政府等水污染責任糾紛公益訴訟案;甘肅省岷縣“慕麗水岸”茶樓影響行洪安全案;七里河區水務局不履行法定職責行政公益訴訟案;蘭州市生態環境局城關分局申請強制執行行政處罰決定案;涇川縣水務局怠于履行監管法定職責違法案;碌曲縣水務水電局行政不作為公益訴訟案;清水縣畜牧獸醫局水污染防治不履行法定職責案。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責任編輯:賀娜娜
360彩票老11选5遗漏数据